第八章 三派(1 / 2)

加入书签

<p>齐玄素等人刚到凤麟洲,就已经领教了八百万鬼神的厉害,不过齐玄素也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,既然道门可以将青丘山一脉收为己用,那么同样可以收编部分鬼神,这也是一种以夷制夷。其中自然有冥顽不化、不可沟通之流,可也有善于变通之辈。</p><p>不能将八百万鬼神笼统地视为敌人,要仔细区分,然后区别对待。</p><p>比如齐玄素先前提到过的铃鹿御前,这位山神就十分擅长与人合作,据说她曾经帮助凤麟洲朝廷讨伐了另一位山神大岳丸,所以形象偏于正面,这显然就是可以拉拢的对象。</p><p>其实这也是道门惯用的决策。当年推行新政,就是先拉拢一派,稳一派,杀一派,只剩下两派。然后再拉一派,杀一派,只剩下一派。最后杀仅剩的一派,那一派已经无力反抗,只能束手待毙。</p><p>当时三大派系,新锐、归附、勋贵。新锐是依靠皇帝宠幸而上位的新锐官员,归附就是降臣,勋贵则是跟随打天下的辽东老人。</p><p>先启用新锐一派与归附一派相杀,勋贵会因此而兔死狐悲吗?并不会,他们只会觉得皇帝还是向着自己这些辽东老人,那些望风而降之人是死有余辜。所以拉拢的是新锐一派,杀的是归附一派,稳的是勋贵一派。</p><p>在这个过程中,归附一派中反对新政之人,被悉数铲除,其余人不成气候,只剩下新锐和勋贵两派人。新锐是一把刀,他们没有功勋,没有根基,只能紧紧依附皇帝,只有做皇帝的刀才能凸显自己的价值,才能有存在的必要,于是第二阶段,用新锐一派来杀勋贵一派,在这个时候,新锐一派会因为老勋贵一派的死而兔死狐悲吗?他们不会,他们只觉得杀了这些老家伙,就该他们大展拳脚了。</p><p>勋贵一派灭亡之后,就只剩下新锐一派,他们起势于皇权,无法抗衡皇权,便是君要臣死,臣不得不死。经过如此三步走,消灭了主要反对人物,打散了壁垒森严的派系山头,完成了集权,也顺利推行了新政。</p><p>如今的凤麟洲局势,同样可以如此,拉拢鬼神作为新锐,投降的藩主视作归附,将丰臣相府看作勋贵。</p><p>如此以夷制夷,涤荡凤麟洲的污泥浊水,完成改造。</p><p>接下来的一段行程,没有太多波澜。</p><p>没了风雪阻路之后,就算是一帮伤员,毕竟修为根基摆在那里,走得很快,在天色蒙蒙亮的时候,终于走出了这片山林。</p><p>在不远处有一块类似界碑的石碑,因为凤麟洲文字中本就夹杂着大量的中原文字,所以很好辨认,上面写着“饭石”二字。</p><p>齐玄素道:“看来我们已经抵达饭石郡的境内。”</p><p>唐永水有些讶异道:“就这么点路程,我们便穿过了两个郡?”</p><p>李命山解释道:“不能把凤麟洲的郡等同于我们的府,应该将其看作中原的一个县。毕竟中原实在是太大了。凤麟洲这还算好的,我听说许多西方小国,也就与我们的府县差不多大。”</p><p>韩永丰嗤笑一声:“蕞尔小国。”</p><p>齐玄素道:“我们尽快穿过饭石郡,不要闹出动静。”“是。”几人齐声应道。</p><p>另一边,清微真人在三天之前就已经驾临秀京。</p><p>没错,道门邸报上用的就是“驾临”二字。</p><p>居高临下的态度一览无余,道门根本不屑于隐藏这种态度。或者说,道门要明确一件事,凤麟洲就应该是藩属国的地位。</p><p>不过凤麟洲朝廷这边也没有隐藏在自己的态度,直接给了清微真人一个下马威。</p><p>在迎接清微真人的宴会上,代表凤麟洲皇帝的使者竟然说:“如今的朝廷已经是一贫如洗,连一桌像样的酒宴都举办不了,这次宴会是皇帝陛下从内库拨款,所以应该感谢皇帝陛下的恩赐。”</p><p>这里的朝廷和皇帝都是指凤麟洲,与大玄朝廷无关。</p><p>许多道门真人闻听此言,都是勃然变色。</p><p>清微真人只说了一句话:“我们都是辟谷之人,不会感谢任何人。”</p><p>说罢,清微真人拂袖离席。</p><p>诸位道门真人排成两列,跟在清微真人的身后依次离开。</p><p>当夜,清微真人在自己的行营召见了凤麟洲朝廷的太政大臣,谈了半个时辰。参与议事的还有东海水师提督军务总兵官、天罡堂首席副堂主、丰臣相府首席老中等人。</p><p>大约在辰时初的时候,以丰臣相府的名义,发出戒严命令,大约有二百余名官员被扣押、软禁,接受审查。</p>
该站采集不完全,请到原文地址:(http://www.17shu.net/read/297050/146503450/)阅读,如您已在17看书网(www.17shu.net),请关闭浏览器广告拦截插件,即可显示全部章节内容!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