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新成员(1 / 2)

加入书签

<p>我回去找四眼的时候,已经凌晨了,但是夜店还是热闹如初。我挤进人群中跟四眼说可以回去了,不用跟了,但四眼说还可以再玩一会儿,说不定可以钓到一个漂亮妹子,我心里呵呵。</p><p>我向宋青引荐了一下冯野,冯野她曾经是一个富家女,可是后来家道中落,便跟她的外祖父一起生活。她的外祖父跟道观颇有渊源,而冯野从小也耳濡目染的,后来,读完大学之后,便开始了她颠沛流离的生活。我不想问,因为揭别人的伤疤是特别可耻的事情。</p><p>四眼还没有钓到妹子,这个酒吧就已经引来了大批警察,这是宋青干的。</p><p>等回去的时候已经凌晨两点了,还是那个保安,我也不知怎的,竟伸手跟他打了声招呼,我顶着一脸的大浓妆,他铁定不认识我,他一脸茫然地看着我从他身边走过,我竟有些想笑。四眼说我这么捉弄别人不好,我说你钓妹子也不好。</p><p>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中午,今晚终于轮到宋青了。我跟他聊了很久,聊到了小时候,也聊到了那天晚上,我不太想直接去问宋青。那些疑问我更想要自己去找答案,这好像是我活着唯一可以一直让我保持好奇的事情了,如果宋青直接告诉我所有的答案,虽然他自己也未必能知道,但是这样的话一切就变得索然无味了。</p><p>那个男人一如既往的抽着烟,一根接一根,我看着阳台放着一个包,就是那个鼓鼓囊囊的包,我瞬间想起来,是那天,那天晚上我跟他一起进的小区。那是一个黑色的旅游包,包里不知道装的是什么东西,特别鼓,我现在可以确定,宋青想要监视的就是他。</p><p>我看向宋青,但宋青并没有动作。大概过了半小时,我看见他拿出烟盒里最后一根烟,然后把烟盒扔掉,拿打火机点着,抽了起来。我转头跟宋青说了几句话,但等我再次把目光投向望远镜的时候,他已经坐在了栏杆上,眼神疲惫又绝望,一晃神,想要阻止时已经来不及了,他纵身一跃跳了下去。他从十五楼跳了下去,没有丝毫犹豫,“砰”的一声,一个鲜活的生命逝去了。</p><p>宋青把四眼和大张喊起来,我们必须赶到警察来之前,把那个包拿到手。四眼负责把监控关掉,大张负责开门,宋青负责不着痕迹地把包拿出</p><p>(本章未完,请翻页)</p><p>来,而我负责再旁边看着,因为我怕把这一切弄糟。</p><p>等到天破晓的时候,警察来了,而我们还要在这里待两天,如果马上搬走的话嫌疑太大了,四眼早就偷偷把那些装备给处理掉了。</p><p>再次出发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了,宋青给我看过那个包,里面有一卷古书和其他奇奇怪怪的工具,好像年代也很久远,我对这些可以说是毫无研究。我们整理了一些东西,铲子,刀,压缩饼干,一口小锅,还有其他一些干粮和换洗的衣物,我们终于要进山了。</p><p>冯野,我们有了新的队员。</p><p>在此之前,宋青给我讲了一个故事。</p><p>在很多年前,龙井阁的老板宋守城在成都待过很长一段时间,至于做什么的,宋青并没有跟我说,但我隐约觉得这是个见不得人的勾当。宋守城也是在那时候发家的,后来去了南京,开了一家酒店,越做越大。</p><p>宋守城是个70后,出生很苦,一个人背井离乡来到了成都,据说是因为他喜欢成都。在九几年的时候,他还是个毛头小子,什么也不懂,被人拉了伙,至于干什么的不详。</p><p>有一天,他们背了装备进山,天气晴朗,可是不知怎的,一会儿天暗了下来,四周开始起雾,这雾还挺大,远处一片雾蒙蒙的,根本看不清,只能靠着指南针前行。说来也奇怪,按照其中一个本地人说,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大的雾。</p><p>他们往前走了一段,雾变得越来越大了,在这种情况下,宋守城很害怕,这是一种对未知的恐惧,甚至连本地人也无法掌握的变数。</p><p>“少了一个人。”</p>
该站采集不完全,请到原文地址:(http://www.17shu.net/read/49324/20122929/)阅读,如您已在17看书网(www.17shu.net),请关闭浏览器广告拦截插件,即可显示全部章节内容!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