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三章 画筵曲罢辞归去(1 / 4)

加入书签

<p>姜离趁着夜色留出了府门,驾着青鸟向杻阳山飞去。</p><p>窗外吹来一阵细风,屋中的烛火微微摇曳。小拾和景山正坐在桌前喝茶,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,等待姜离归来。</p><p>小拾这时放松了心情,就想到了前几日的梦境。</p><p>记得第二个梦境中还有姜离和景山,而且好像还因为什么和两人大吵了一架。记得上次梦中自己是舒蔓公主,这次梦中自己身着公主裙,又在宫殿之中,兴许还是她。</p><p>可好像从来没听说过这公主跟他两人有什么矛盾,怎的会做这样的梦。难道是从前从说过什么,现在忘了?</p><p>那梦中三人吵架前应该关系甚好。小拾试探地开口问道:“记得之前说过景山哥哥和姜离自幼相熟,可还有别人跟你们一起玩?”本想直接问舒蔓,可想到舒蔓生前和景山应是亲兄妹,也不忍明着揭其伤心事。</p><p>景山闻言,沉思了一会儿,眸中泛起一层淡淡的哀伤。</p><p>他缓缓道:“从前还有我妹妹。”又停顿了良久,好像在回忆什么。</p><p>微笑中透出藏不住的苦涩,他继续道:“蔓蔓是十多岁才回来王宫,她性格跳脱,不爱守规矩,跟你有些相像。她刚来时,姜离也在宫中,也还年幼。那时两人天天想着法的溜出宫去玩,又经常吵闹,把王宫折腾得是鸡飞狗跳,宫里的师傅完全管不住他们。”</p><p>景山想到此处,虽还是苦笑,但笑意略浓了些。“我略长他们几岁,父王实在看不下去了,便让我去管他们。可他们俩竟拉着我一起胡闹,我实在没抵住诱惑,落得最后只能跟他们一起挨骂…”</p><p>景山没再说下去,低下头,眼光黯然。</p><p>这时,门突然开了。</p><p>只见姜离风尘仆仆,捂着一只灰褐色的小鸟走了进来,边走着就开始抱怨:“真是累死我了,这杜鹃又没个巢穴,我只能听着声找。费了好一阵功夫才捉到这一只!”接着,他把那鸟放在了桌上,疑惑地看着二人,问道:“你们俩刚在聊什么,怎么感觉气氛不大对啊?是我出去做苦工,你们倒还在这伤感上了!”</p><p>景山好似从刚才的情绪中抽离了出来,换回了一贯的温和表情。</p><p>小拾死死盯着桌上的小鸟,诧异地问道:“它怎么不动?你给它施了法术?该不会是你力气太大,路上把它捏死了吧!”</p><p>姜离翻了个白眼,鄙夷地说道:“又没见识了吧!根本无须用什么灵力。我把它催眠了。”</p><p>小拾大惊道:“你还有这本事?”</p><p>姜离得意道:“没见过街上变戏法的人族吗?你知道那些突然变出来的鸟都是如何做到的。只要让鸟侧躺着,再把它的头转到翅膀下,晃上一晃,所有长翅膀的都能被‘催眠’。”</p>
该站采集不完全,请到原文地址:(http://www.17shu.net/read/49351/19665444/)阅读,如您已在17看书网(www.17shu.net),请关闭浏览器广告拦截插件,即可显示全部章节内容!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